为兴趣而创业,专业理论以实践检验喔乡信生态散养鸡基地位于北京海淀区苏家坨镇聂各庄村,是由三位中国农业大学动物科学专业的在校生于2014年初创办的。小编前不久来…
为兴趣而创业,专业理论以实践检验

喔乡信生态散养鸡基地位于北京海淀区苏家坨镇聂各庄村,是由三位中国农业大学动物科学专业的在校生于2014年初创办的。小编前不久来到农场参观,见到了三位创始成员当中的两位——马磊和吴桐。说起他们的创业故事,的确让人感动和钦佩。

马磊和吴桐

“喔乡信”的名字,即让人联想到鸡的叫声,也从“我相信”的谐音中表达着创业学生们的决心。马磊来自河南农村,对于农产品的生产过程与技术都有很深刻的了解,看到目前频发的食品安全问题,结合自己的专业,他决定要尝试养殖生态散养鸡,让更多人吃上实惠又放心的鸡蛋。大三时,马磊作为项目负责人,成功申请到了“果园规范化生态养鸡”全国大学生创业实践项目的金奖,获得资助10万元,终于可以开始实现自己的理想。吴桐是马磊的同班同学,他中学时就曾经在创业公司打过工,一直比较喜欢创业的积极向上的氛围,也对现在高校科技成果转化率低的现状颇有感触,希望自己能做些事改变现状。他俩和另外一位小伙伴一拍即合,经过一段时间的筹备,2014年春天,喔乡信农场正式开始运营了。利用已有的专业知识,在一位毕业后有多年生态养殖经验的师兄的帮助下,以及中国农大的袁建敏老师和宁中华老师等养殖行业专家的指导下,喔乡信农场比较快地走上了正轨。

虽然得到过一些资助,但相对于运营农场所需要的成本来说,资金还是明显不足。目前喔乡信团队的几位成员都属于不拿工资的“义工”,重活累活都得自己做。今年,马磊已被保送为中国农大国家动物营养重点实验室张日俊老师的研究生。未来,在做科研的过程中,他将不会只停留于理论,而是把先进的技术真正运用到实际生产中来,让自己的专业知识深入渗透于喔乡信生态农场,以产出更加高品质的农产品。

生态散养,无抗生素的快乐鸡蛋

目前的喔乡信农场占地约四亩,利用梨园下的空间,养了不到四百只鸡,主要是农大3号和农大5号蛋鸡,这两个品种都是中国农业大学育种专家历经多年培育成功的、拥有我国自主知识产权的优秀蛋鸡品种。它们个头小、利于管理、饲料转化率高。养殖过程中不使用任何市售的普通配方饲料,而是从河北农户那里购买来玉米、麦麸、黄豆、酒糟等等原材料,拿到海淀当地的小型加工厂粉碎,再按照一定比例混合而成,饲料中无任何添加剂、激素、抗生素。

除了购买原材料自制饲料之外,喔乡信农场也和附近农户合作、种植牧草,以便让鸡吃到新鲜的绿色植物。去村里菜市场“回收”来的、被人扔掉的老菜叶子,也是鸡比较爱吃且营养丰富的“加餐”。

我们知道,抗生素残留问题在我国目前养殖业中是特别严重的。我国每年产大概20万吨抗生素,其中大约一半是用在养殖当中了。而喔乡信农场利用益生菌、中草药来替代抗生素。比如用薄荷、板蓝根治疗呼吸道疾病,艾草、槟榔等等可以对付肠道寄生虫,农场中还常备着其他多种常用的中草药。马磊对成品中草药不太放心,怕厂家为了达到效果而添加抗生素,所以一般是用药材自己熬制。当然中药也需要控制量,并不能经常饲喂,否则也会形成耐药性。比起普通养鸡场滥用抗生素的做法来说,给鸡用中药调理见效慢、价格更高,而且手工熬煮药材本身也会耗费不少时间。虽说使用中草药是一项耗时耗精力的工作,但他们的坚持是源于对食品安全的使命感,也是喔乡信的初衷。

喔乡信农场的自配饲料中还加入了蛋禽专用的“益科乐活力菌”,这是由中国农业大学的专家自主研制的产品,其中含有多种功能微生物以及微生物代谢产物,能够起到优化蛋鸡肠道菌群、增强免疫力和改善禽舍环境等作用。为了给鸡提供动物蛋白,喔乡信团队曾经尝试做过黑水虻的养殖,但是黑水虻对于温度的要求高,不太好管理。未来他们可能会考虑用厨余垃圾饲养蚯蚓,毕竟蚯蚓的适应性要好很多、对于鸡来说营养也很丰富。

虽然农场是2014年初才创建,但毕竟几位学生都是动物科学专业出身、又有不少相关技术资源,包括农大实验室中一些最新的生态养殖研究成果都可以尝试使用,所以喔乡信农场已经能够比较顺利地解决养鸡过程中遇到的大多常见问题。团队目前的主要目标是在已有技术中选择更有效、更安全、同时成本相对较低的方法。

喔乡信的蛋鸡产蛋率只有普通笼养鸡产蛋率的一半左右。冬天最冷的时候产蛋率甚至会下降到10%,但是普通蛋鸡场却能够把产蛋率一直控制在80-90%。虽然产量有巨大差距,但是鸡的“生活水平”差距也很明显。在喔乡信农场,鸡能够经常在温暖的阳光下洗沙浴,有足够的空间做运动,能呼吸新鲜的空气,夜晚可以遵循自己的天性飞到树枝上睡觉……快乐的鸡才能生产让人快乐的食物。另外,产品检测数据也能说明问题,经检测发现,喔乡信鸡蛋的脂肪酸组成比较优化,不饱和脂肪酸占的比例比较大;另外胆固醇的比例是在合理范围内的。

这里出产的鸡蛋蛋壳颜色深浅不一,壳很结实、蛋白分成明显的两层、蛋黄颜色自然。有关蛋黄,吴桐特别提醒说,蛋黄并不是越鲜艳越好,现在有些市面上的鸡蛋蛋黄颜色非常红,甚至一打鸡蛋里的蛋黄颜色都是完全一致的橙红色,这可能是因为在饲料里加了色素。虽然有可能是用食用色素,但对于肝脏还是会造成负担。鸡没有味觉,嗅觉也不灵敏,会按照颜色和形状来挑选食物;喔乡信的饲料是自己配制的、颗粒比较大,所以鸡可根据自己的喜好挑选。所以,如果鸡吃的玉米多,蛋黄就会深些,吃的豆子多些,蛋黄颜色就浅些……这些差异都是天然的。

吴桐颇感不平地说,他的亲身经历证实,现在市面上充斥着太多假冒“散养”、实为笼养的鸡和鸡蛋。笼养鸡的一大问题是亚健康:比如他有位同学家做过肯德基的供货商,一次有一群人在鸡舍门口敲锣打鼓,结果鸡很快就死了一半——亚健康状态下的鸡难以承受这样的惊吓。但是喔乡信的鸡不一样,过年时村里放鞭炮的声对于它们来说都完全不是事儿。假冒散养鸡形成了恶性竞争,大环境暂时无法被改变,但是喔乡信农场公开养殖方式、随时欢迎参观,诚信的生产者毕竟还是会吸引到注重品质的消费者。

站在梨树枝头的母鸡

期待拓展销售渠道,形成规范化体系

虽然都还是在校生,但是喔乡信团队成员的态度都是——不想让这个农场成为仅仅做两年就散伙的“项目”,而是做成一番真正的事业。而要达到这个目标,他们还有很多路要走。目前,农场最大困难就是缺钱,规模小、设备简陋、没有条件自己育雏……以往在创业大赛中获奖得来的资金当然是非常有限的,持续经营农场的主要资金来源还得靠销售。

虽然有学校帮忙推广,但销售问题对于喔乡信的团队来说还是比较有挑战性的。创业初期他们曾经在学校门口、居民区门口发过传单,也曾经挨家挨户找超市、礼品店、社区介绍他们的产品,最终找到了第一批客户。现在喔乡信农场有自己的微信公众号和淘宝店,但是从推广、客服到送货都得亲力亲为,非常费时费力,对于只有三个人的团队来说压力很大,未来他们希望能够找到更多靠谱的渠道商。吴桐说,目前的矛盾是,他们当然希望找到人气旺销路好的渠道,但是通常这些渠道会对于产量有比较高的需求,而喔乡信农场现在还没有资本去扩张、万一扩张失败更承担不起那个风险……这就形成了“先有鸡还是先有蛋”的问题。

至于投资人,他们也一直都在尝试寻找,聊过一些,但是理念上完全合得来的还是比较难得。但吴桐的心态是,找到投资人就可以较快扩大规模,找不到就先从小规模开始,他们有耐心慢慢来。他们希望,等扩大到几十亩或者更大的基地规模后,能建成包括饲料粉碎加工、育雏、成鸡活动区、包装间等规范化的设施。而如果未来运行顺利,增加养殖的品种、生态散养的技术推广、定期开展面向儿童的教育体验等等工作也都是他们有可能会做的。

喔乡信农场常备的一些中草药

农民x学生x商人=?

喔乡信创始团队的大学生们带着满满的热情开始自己的新事业,而这个过程中的挑战也是只有身在其中才能体会的,搬运粮食、翻地、送货等各种重活累活都得亲力亲为,有时候忙得没时间吃饭……辛苦过后的物质回报并不多,利润薄盈利慢,创始人自己都没工资可拿。吴桐说,虽然有的时候觉得很受打击,但他自己也很清楚,“这事儿你不做谁来做呢?谁不是这么经历过来的呢?自己想做的事,必须得坚持到底……”

这些创业大学生们虽然有着农民、学生和商人的多重身份,但是却又并不是这几个身份的普通加和:他们像农民一样吃得了苦,却脱离了传统农民的思维;作为名牌高校的学生、和其他校友一样博览群书,但更懂得如何将理论应用于实践;像普通商人一样精打细算,但利润并不是最终的目标,用科学的方式生产安全、诚信、高品质的产品才是他们的初衷。

更多信息

喔乡信农场微信公众号:yst20140515

文章及图片来源:有机会

作者:有机会记者jing

Author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